专访城男旧事心驿站主任黄重仁:不论男孩女孩,「使自己成为自己

专访城男旧事心驿站主任黄重仁下篇,我们谈男性困境解方。他也观察,许多性别沟通的困境,常来自于太快替对方下结论。「不论男女,任何人都很怕被下结论,好像立刻被定义『我就是这样子』。这让很多人害怕,当下觉得:『我真的是你描述的这种人吗?我是不是要认同这个文章的描述?我如果不同意,是不是该立刻攻击你?』」但其实,世上每个人,并非真的如此非黑即白。

男性沟通困局如何处理

上一篇,我们专访「城男旧事心驿站」主任黄重仁,谈男性困境。

而这篇我们也请教,在困境之后,作为长期被定位为「女性媒体」、「性别媒体」的女人迷、或者是任何一个关注性别议题的人,想跟男性建立更友善的沟通场景,能如何进行?

所以你看到,当社会想要称讚一个男性,就说他是「有用」,而要攻击他,则说他「没用」──「四十岁后只剩一张嘴,没用。」黄重仁说。

专访城男旧事心驿站主任黄重仁:不论男孩女孩,「使自己成为自己
图片|女人迷

「我是不是个有用的人?很重要。这个活动有没有用?很重要。我交这个朋友有没有用?很重要。就是非常现代性的、实用主义的、崇尚科学的思路。」打游戏要讨论策略、谈恋爱要学技巧、买 3C 产品先爬文找 CP 值最高的商品。

例如,曾有位男性个案,困扰是太太不断怀疑他外遇,拼命打给公司、同事、朋友,但他什幺都没做。因此情绪上受到极大压力,也严重影响生活。他来找另一位社工师初谈。没过了多久,他又来了第二次。

黄重仁回忆:「我问那个社工师,怎幺做到的?他说他也不知道。我们猜想,可能只是个案的情绪被抒发。问题本身根本没有被解决,但情绪找到了出口。」

「所以我们作的事情,其实就只是让这些男性知道,你愿意跟他一起慢慢变好。小小的就行了。」黄重仁说。

专访城男旧事心驿站主任黄重仁:不论男孩女孩,「使自己成为自己
图片|女人迷

如果不急着贴标籤,对话会有更多可能 

另外,他也提到,这个世代最重要的性别困境,往往是太急于针对他人立场下结论。

「如果我们不急着定论,对话会有更多互动可能。今天我们要跟一个人沟通、谈判,你不会一定要你死我活的。」

「如果他都已经说死『对不起,我就是这种人,我永远不会改』,那你们为何还要谈判?」因此,他说更多元的声音,能帮助我们理解不同的痛苦。

前几年最具体的例子,就是母猪教。这是一群在网路上对「特定女性行为」进行攻击的群体。黄重仁分析:「他今天为何愤世嫉俗?可能因为他在现有社会制度中,是相对受挫的。如果他无法进行内部消化,就会开始作外在归因。当两三个人凑在一起,就容易攻击他人。当然,不是所有女生都这样,但他们会以为这样的女性很多。甚至只是听到朋友的朋友遇到,就好像感同身受。」

在〈性别观察:母猪与母猪教,不是敌人〉里,女人迷编辑 Abby 曾写道:

女人迷过去曾讨论过无数次母猪教论战、也刊载外部文章,它们存在的目的,无非是希望不论男女、各种性别与特质的人,对彼此痛苦的想像,能稍微打开一点点。

「对立要化解,同理的语言还是重要的。甚至若有机会,别针对整个族群,先找单一个人谈谈他的故事。当然,他的言语很可能是极端的,但当我们把情绪字眼拿掉,思考放进去,就有机会看见他的痛苦。」

儘管,看见异己绝对是痛苦的,但这是改变的开始。从母猪教论战、年底公投大败、假新闻肆虐挑起对立,我们一路走到今日,即将面对又一次选举。

我们準备好沟通了吗?

专访城男旧事心驿站主任黄重仁:不论男孩女孩,「使自己成为自己
图片|女人迷

我们曾经推动关怀男性的文章,却收到「女人迷不该做男性议题」的回应。

当有人将女性主义误解为「女权自助餐」,有人将男性群体误读为「父权沙猪」,壁垒分明,不得越界。不知不觉中,每个人也会成为误解的受害者。误解生恐惧,恐惧长出恨意。而结果,再清楚不过了。

仇恨之下,没有赢家。

男性真的有被鼓励「使自己成为自己」吗?

回到男性困境,男性通常较不被认为关心身体健康,心理健康也是如此。黄重仁认为,这其实和男性没有被鼓励「使自己成为自己」有关。

在大众文本如漫画、电影、电视、小说、杂誌里,忍耐奋斗,成为「成功」的人,几乎常占男性文本的主轴。不过,在主流所定义的「成功」之外,能走的路,其实是很狭隘的。例如,如果我是一个想成为家庭主夫的男性、我是一个想成为护理师的男性,我的希望,真的有被世界所接纳吗?

这是吴尔芙的名言,横幅就悬挂在女人迷的三楼墙上,百年前作为女性主义先驱,她在《自己的房间》中写下:「一个人能使自己成为自己,比什幺都重要。」

到了今日,不只适用于女性,我们也共同希望,未来有一天,不论任何性别、性倾向、性别气质的人,都能够自在地成为自己。

专访城男旧事心驿站主任黄重仁:不论男孩女孩,「使自己成为自己
图片|女人迷

后记:人生就是无数钉钉子时刻

作为多年经验的资深社工师,我们知道,助人工作者,从不容易。

对抗结构我们侃侃而谈,但他也有自己的人生烦恼,他是两个孩子的父亲,工作也繁重,我好奇问他怎幺纾压,他说最近迷上作木工。磨砂纸,钉钉子,就是最疗癒的时刻,下次,还要带爸爸一起去。

作木工与助人工作,两件事情其实非常相似。或许人生无非就是无数钉钉子时刻,凝神屏息,尽力做到够好,就这幺生活下去了。

专访城男旧事心驿站主任黄重仁:不论男孩女孩,「使自己成为自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