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乃文卸下盔甲的软弱

她软软斜斜地靠在椅子上,和我们聊着天,语调轻快,眼角一直有着笑意——几年前也曾经访问杨乃文,虽不像传闻中带着刺,但多少也是有点防卫心的。不过这次看到她感觉却很不一样。她一派随和,有问必答,感觉灵魂中有某个部分敞开了,变得柔软。但杨乃文声明,她本来就没这幺硬,一切只是因为她太害羞。

「我很熟的朋友都说:没有啊!乃文就是卒仔!」她轻轻地摇摇头:「可能就……我心肠蛮软的,别人在我前面哭,我就软掉了,骂不下去了。我一个人的时候,还蛮爱哭的,看烂电影我也会哭。前几天啊,喝得有点微醺,看了一部烂电影,哭得稀哩哗啦,抽抽搭搭了一阵子之后突然醒过来,觉得自己在干嘛?其实也没有这幺难过啊!」我们想像着一个人在黑暗中对着电视又哭又笑的杨乃文,原来有时候必须穿上盔甲的人,只是因为她们知道自己的脆弱。这些笑跟泪,对杨乃文来说,都是很私密的一部分。「我有非常害羞的成分,很多事情我只留给自己,有人看的时候,叫我哭,我哭不出来,叫我笑,我笑不出来。虽然出去玩的时候我喜欢跳舞,可是拍MV时叫我在镜头前跳舞,我会愣住,问导演:『你一定要这样吗?』」她不敢轻易跨出音乐之外的世界。「我本来就容易紧张,光要打电话到银行去,我都会紧张,得在开口之前先自己深呼吸演练过一遍。这方面我是比较笨的。」

杨乃文卸下盔甲的软弱

软弱的时刻

鬆口承认自己也有软弱的时刻,但在音乐这一个国度里,她知道自己的手中,依然握有至高无上的权杖。「在我几年前很沮丧的时候,有个朋友给我一个提议,他说:妳太想去改变无法控制的东西,妳应该专注在可控制的东西。的确,我不可能去控制别人的评价或音乐环境,但我可以调整我自己,这虽然不是了不起的名言,但我偶尔还是会想起它。改变别人,几乎不可能,影响别人,嗯……也许有一点点可能,但如果要影响别人,得从自己开始。那就从音乐开始吧!至少这是我所擅长的事。」于是她跟这个世界找到了一种和解的方法。不再钻牛角尖的杨乃文,为自己画了一个零,这个零,意味着重新开始,也意味着圆满。就这样,她回到了最初爱上音乐的地方。

PHOTO:MARKLEE  STYLING:KATECHEN HAIR:REBECCA(H-PARK) MAKEUP:陈佳惠 TEXT:IRISYE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