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是说你怪连俞涵

我不是说你怪连俞涵

摄影╱YJ

高中时有回不知道为何,学生会要举办校花选拔比赛。女校瞬间闹哄哄的,大家开始提名,把自己觉得美的那朵花说出来。

我事不关己地看着大家热热闹闹地举手发言,把名字写下,每写下一个名字大家就开始热烈讨论,说着说着,突然提到了我的名字!我吓了一跳,不过大家依然开开心心地把名字写上去,接着往下搜寻四周面孔,一一提名。

这个活动最后的细节和结果是什幺,我已经忘了。只记得,第二天大家在讨论这些名字的时候,又听到有人提到我的名字,接着另一个我不太熟的隔壁班同学就接着说:「她啊!是长得不错啦!不过听说个性有点奇怪,之前有人坐校车,跟她同一车,看她下车后跟路上的流浪狗和猫说话,说了好久。」

另一个人立刻说:「是喔、她是高中才考进来的外考生吧!以前没听过她。」

我从旁默默地经过,没被发现,但却在这个时候觉得,这个活动好像挺麻烦的,我对于任何比赛的参与度向来不高,也并不觉得自己的长相特别到需要被讨论。

午餐时间,我端着我们那桌的水果,準备去清洗的时候,又听见自己班上的同学在回应别班的打听。

班上同学一边洗着水果一边转头和对方说:「喔!她是满奇怪的没错啊!」

接着一转身要走出去时,和我迎面对上,来不及闪躲的我,看着她,她也愣愣看着我,结结巴巴地说:「我不是说妳怪,只是顺着她们问我的话说而已。」

我绕过她,扭开水龙头,开始搓洗小番茄,没有看她,若无其事地说:「没关係,我可能的确很怪,也确实没有长得很美,妳们说的是实话,不用不好意思。」

与其说受伤,其实更多的感觉是惊讶:关于一个活动,就开始让我变成一个话题中热烈讨论的对象。我向来只和自己几个好朋友往来,不特别活跃也不至于边缘,就是很一般地参与该参与的活动,其它时间看看书,打打瞌睡,考考试,写写作业,非常一般地在过着我的高中生活。

还好没多久这个活动就结束了,我也从这阵话题中淡去,回归平静,一边心想:好险啊!被人讨论和揣想真是挺累人的,明明事不干己,却又无时无刻得小心避开,那个在讨论着你却不属于你的空间,让人寸步难行。

阮玲玉说的人言可畏就是这样的感受吧!听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,本来好好的在过着自己的生活,却瞬间不知该往哪个地方走才好。

那个当下我还想不到我未来会成为演员,随时被人评论,只是专心地过好我的生活,做着自己喜欢的事。不知不觉走到萤幕前时,也还是带着这样的心情在过着原本的生活。

一路上有几个经纪人想找我聊聊。有些人一看到我就说:「妳的鼻子以脸的比例来说太大了。」又或者上下打量我后说:「妳本人怎幺这幺娇小一个?看不出来啊!」还有一个让我印象深刻:「其实,妳长得很普通,但这是妳的优势,妳就像邻家妹妹一样,所以什幺都可以演,大家对妳的长相印象不深,走在路上也不是会被认出来那种。」

我一边点头,一边像在看第三人一样,听着这些关于我的外在评论,他们都很诚实,只是我始终不知道该先相信谁,于是我只好选择先相信自己。

在离开他们的评论之后,我一个人默默地走回我的生活中,继续对着街上的小猫小狗,说上一下午的话。

尔后再听到大家对我的评论,开头都是:「喔!我知道她啊!听说她很怪对吧?」

关于所有迎面而来的话语,我已不在意了,因为他们变成一双双小动物的眼睛,真诚而安静地看着我。

我不是说你怪连俞涵 我不是说你怪连俞涵 我不是说你怪连俞涵

山羌图书馆

凯特文化
连俞涵 着
在记忆的图书馆里,每一藏书都由自己所书写,每一书写都源自日常心绪,而每一心中微细波动皆为生命的绝对。尝试为不明的意念注解,解读人与人之间过多透明的言外之意。本书是侧身昂首的生活诗歌,亦是作者的剖白与告解之书,关于爱,关于种种甜美的捨得与去留。